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沙发

因太平间费用太高 夫妇买冰柜存放溺水儿子尸体

2018-11-07 11:30:05
因太平间费用太高 夫妇买冰柜存放溺水儿子尸体 11月27日,又想起儿子,路新全夫妇便走到家中那台新买的冰柜旁。

打开柜门,六岁的儿子小浩(化名)躺在里面。

孩子面容冰冷,夫妇泪如雨下。

两个多月来,这样的情景几乎每天在农八师149团路新全夫妇家中出现。

啥时候孩子的骨灰入土了,我们的心才了一个结。

路新全妻子代淑珍说。

路新全夫妇均是农八师149团的职工,儿子小浩9月3日溺亡在149团出资修建的滴灌带水池里。

据路新全夫妇介绍,9月3日上午,二人带着六岁的孪生儿女小浩和妞妞一起到10连棉花地除杂草,与他们一起干活的还有雇用的4个工人,两个孩子就在地头玩耍。

当天13时,代淑珍从棉花地里出来准备回家做饭,妞妞躺在地头睡着了,而小浩却不见了。

弟弟哪去了? 代淑珍问女儿。

弟弟掉水里了。

妞妞哭着说。

代淑珍赶紧和丈夫路新全赶到与他们家地头挨着的滴灌池里,捞起儿子。

滴灌池是夏季用来给棉花地浇水的,里面有个水泵是给水加压的,还可以将化肥加入到其中变成水肥,大池子是蓄水池水浅,小池子是沉淀池,水深 1.5米左右,小浩掉到了深水池。

代淑珍夫妇后来猜测,可能是女儿看到弟弟掉入水里吓住了,不知道怎么办,自己哭着就睡着了,错过了最佳救人时间。

约1米3的小浩被捞上来时,脸发白、嘴唇发紫, 样子就像睡着了。

路新全说,他和妻子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,将儿子送到团场医院,一个小时的抢救后,小浩走了,当地公安部门给路新全夫妇开具了小浩的死亡证明。

儿子的遗体存放在团场医院太平间里,一天的费用要150元,存了11天就花了1600多元,家里承当不起。

代淑珍说,为了省钱,她和丈夫商量后买了一个近3000元的冰柜,先存放儿子的遗体,再慢慢解决儿子的后事。

代淑珍说: 冰柜的温度控制在6摄氏度,到现在遗体还没有产生异样 。

儿子的死犹如晴天霹雳,击垮了路新全夫妇。

路新全说,他一闭上眼睛,就是儿子可爱的笑脸,他不敢睡觉,经常通宵看电视。

他只能用沉重的工作来麻痹他的神经,减少对儿子的想念。

而代淑珍在家里不敢提儿子的名字,不敢看儿子的照片、衣服和玩具, 由于看到就想,想起就哭 。

路新全说,他听女儿说,小浩是给泵头一个4五十厘米的空隙搭桥时,不小心掉下去的。

按照常理,泵头周围都是要压上预制板的,连队只在那上面盖了几块木板,而且还没有全部盖上。

路新全的妹妹路敏说,那些板子的位置是个通道,职工们浇水肥时都要通过。


java 数据库
javascript 教程
人工智能培训课程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